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网站地图欢迎进入南京资讯网

热点文章:
从戴笠女特务变身胡宗南夫人的叶霞翟
毛泽东的英明之举:与江青分居 否则
揭秘:谁是陈毅元帅“进了棺材都忘不

徐忠:一位艺术磋商“能匠”的三次转身

发布时间:2013-04-25 15:33:49 来源:南京资讯网

儿童摄影行业正发生剧变。就像乔布斯当年革了个人电脑行业的命一样,徐忠现在也充当着这样一个“狠角色”。他和“乔帮主”的相似之处,一是掀起的都是美学革命,二是最终改变的皆乃人们的生活方式。

一位艺术能匠成为了企业家,徐忠职业生涯中的三次转折点,都充满了戏剧性。他的工作是和顾客磋商艺术,事实上他最大的本领,是与自己磋商关于生存和生活的艺术。

如果现在称一个人是“匠人”,意则为对其专业精湛和人格与品行的多重肯定。就好比我们习惯说“文学巨匠曹学芹”“科学巨匠诺贝尔”。但徐忠与父亲当时的语境中,显然皆非此意。

多数站在十年正中间的2003年继往开来的商人,都会发出两声嚎叫,一为超高利润率的一去不复返,二为正蜂拥而来的行业新竞争者,前一声嚎叫充斥惋惜,后一声嚎叫带有担忧。徐忠是个例外中的例外。他回到了原点。但没有胆怯。

 

同远摄影集团董事长徐忠

 

同远摄影集团董事长徐忠

许多商人去上这些课程是为了“混圈子”,而于徐忠而言,最近五年他的“求学之旅”,不但使他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嗜学分子”。

徐忠正在尝试的其实是“大数据模式”。“大数据”是近来一个前沿概念,被誉为“大数据时代预言家”的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称大数据的核心是预测,“(大数据)已经成为了新发明和新服务的源泉,并将为人类的生活创造前所未有的可量化的维度。”

徐忠的微博和微信名称一度用“十年”一词,借以纪念2003年,他的人生从高潮瞬间跌和低谷的戏剧性。十年间他和所谓的命运较劲,不是他赢了命运,而是他读懂了自己。

儿童摄影行业正发生剧变。就像乔布斯当年革了个人电脑行业的命一样,徐忠现在也充当着这样一个“狠角色”。他和“乔帮主”的相似之处,一是掀起的都是美学革命,二是最终改变的皆乃人们的生活方式。

徐忠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儿童摄影机构——同远摄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目前旗下主要的摄影品牌有安琪尔和QQbaby。他于2012年底的一项举措令业界侧目:推出高端“云端店”服务,收费为2万元起,店内有三个摄影团队,每个团队一天只服务一位客人。在开拍前夕,“理念总监”会先就宝宝的家庭进行调研和访问,并对其身高、体型、肤色、性格特征等信息和数据进行分析,之后设计场景,制作拍摄脚本;可选服饰中不乏香奈尔、古驰、迪奥等奢侈品牌……

如果将徐忠进行这一尝试的背景简单归结为利用中国人“但求最贵”消费心态,显然不尽合适。长期以来,国内儿童摄影行业同质化严重,且热衷打价格战,所谓的“定制”一说不少时候流于表面,使摄影这一原本应该洋溢艺术气息的产业,变得愈加木然和呆板。“我想做的只是份内事——使摄影回归艺术本位。”徐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如果只打量徐忠的外表,你很难看出这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的“复杂性”。他曾是体制内一员,却半主动半被动地砸掉了铁饭碗;他曾在商业广告摄影上独树一帜,却阴差阳错重回儿童摄影行业;他是行业龙头的掌门人,却对悟道和修身养性兴趣更浓;他骨子里写满野心,外表却异常平和。

一位艺术能匠成为了企业家,徐忠职业生涯中的三次转折点,都充满了戏剧性。他的工作是和顾客磋商艺术,事实上他最大的本领,是与自己磋商关于生存和生活的艺术。

摄影狂人打破藩篱

1988年,20岁的徐忠高中刚毕业,被安排进入武汉石化(中国石化武汉分公司)旗下的一间广告公司,即后来的仙娜广告影像公司做摄影师。这是当时唯一一家为中国石化旗下数十家分公司制作设计平面广告的公司。

中学毕业就能干起技术活,这得益于徐忠读初中时的班主任兼物理老师——每周三学校大扫除的时候,徐忠就被老师带到暗室里一起洗照片,他对摄影的兴趣从此开始,之后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如果碰不到这位物理老师,我现在可能正在坐牢,”徐忠向记者回忆起当年事时,半玩笑半认真地感慨道,“我念书时太过调皮捣蛋,打过群架。”

1990年前后,世界时最大的照相器材公司柯达(已于2012年初申请破产保护)如日中天,员工数量达到史上最多的近15万人。而中国的广告和摄影行业尚处于探索期。徐忠可以称之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摄影师,正如人们对“艺术家”之感官印象一样,彼时的徐忠长发披肩。他的摄影天赋不断被激发出来,故宫博物院曾邀请不满三十岁的他拍摄文物。

一个特立独行、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呆在体制内——想象一下韩寒到了文联工作——当面临众星捧月,傲气便潜滋暗长。徐忠着实自我感觉良好,直到有一天和父亲发生了一次口角。

一次全家出国旅行,办理签证时要填报家庭结构与成分,徐父将儿子的职业写成“摄影匠”。年轻气盛的徐忠觉得跟父亲辩论,“我明明是摄影师,你为什么把我写成摄影匠?”

“在我心目中你就是一个摄影匠。”父亲回答道。

如果现在称一个人是“匠人”,意则为对其专业精湛和人格与品行的多重肯定。就好比我们习惯说“文学巨匠曹学芹”“科学巨匠诺贝尔”。但徐忠与父亲当时的语境中,显然皆非此意。徐父一直不解儿子为何“不务正业”去搞摄影,而不是从科长到处长一路“往上走”,故他所言“摄影匠”是“眼铁不成钢”的口吻;同样,徐忠认为自己能耐了得,“摄影匠”有平庸之嫌,“摄影师”当仁不让。

人的命运契机到来时总是蹑手蹑脚,如果你不仔细留意,可能便与之擦肩而过。徐忠是个幸运儿。他在和父亲拌嘴之后进行了自我反思,觉得父亲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比摄影技术娴熟更重要的,是你和你的作品要富有思想。

这便促使徐忠于1996年脱产两年到武汉大学学习。武汉大学是继北京电影学院之后全国第二个开设摄影专业的高校,就读的学生皆为各省市摄影界有一定名气或在全国摄影比赛中获奖者。两年时间里,徐忠特别着重文化涵养和底蕴的培养,最喜欢的课程是唐诗宋词和哲学,讲师分别是李敬一和赵林,“虽然这些是核心专业课,但却能让你提高境界,帮助我在摄影时发现美。”

1998年从武大毕业以后,徐忠尽管回到了仙娜公司,但同时和武汉的一个兄弟开起了影楼。值得一提的是,影楼的部分启动资金来自徐父——他看到儿子两年间的进步,感觉国营企业对其将来发展将会有束缚,于是拿出两万元和一句话。这句话是:“做生意可以,但千万要记住,可以心狠但不可以心黑。”

彼时是一本薄薄的美国商业调查报告启发了徐忠办儿童摄影的灵感。报告的结论是,美国家庭在儿童身上的花费比女人还要多。而许多美国公司也认识到,儿童所推动的消费已经远远超出了玩具、服装和游戏的范畴。徐忠认为中国的儿童摄影行业几乎还是空白,便果断进入。

影楼生意果然很红火,半年时间已经要开第三家分店了。

1999年,单位领导看徐忠外面的生意干得起劲,在武汉石化系统任领导的徐父也退休了,便开始给徐忠“做工作”。徐忠于是接受被买断工龄,从此离开体制,转为全心经商。

“当时中石化除了老婆不发,什么都发,冰箱也发。我突然变成了‘自然人’,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在那个谈“下岗”色变的年代里,徐忠的不爽可想而知。但回过头来看,这又是一次机遇。被迫下海和主动下海者,是1990年代中国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他们的野蛮生长重构了中国商业格局,并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

从原点到原点

从影楼赚得第一桶金后,徐忠和合伙人商量,武汉的儿童摄影留给后者,而徐忠则直奔深圳,成立了深圳赛肯摄影设计公司(第二工作室),做起广告摄影来。当时深圳商业影像行业正值高峰期,拍时装、拍珠宝、拍家私,皆如火如荼。

到2003年的时候,徐忠在深圳已经有一个颇具规模的拍摄基地,500平方米的专业摄影棚、瑞士进口价值三百多万人民币的全套设备……然而正当他谋划更大发展时,上述合伙人以私人理由提出分家,分走了商业广告摄影业务,儿童摄影生意重新划给了徐忠。

徐忠极度受挫,因为相比较而言,商业广告摄影更注重创意,而徐忠向来以“点子多”著称。 “当时真的很痛苦,我曾一个人早上七点钟坐车到大梅沙海滩,一直坐到晚上八点,动都没动一下。”

也是这个时候,儿童摄影开始在中国的各大中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兴起。35岁的徐忠需要再发出,更需要面对远比五年前激烈许多倍的竞争。从不服输的徐忠不断强迫自己忘忘掉广告摄影,专注玩将儿童摄影做到全国领先。

1998年到2008年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十年。如果将这十年从中间切开,后五年相较前五后最大的一个不同点是,2003年开始,中国的民营经济开始真正获得长足进步和阶段性的快速繁荣——孙大午事件后的“私产入宪”是一针强心剂;与此同时,普通民众的财富观和消费观真正发生质变——他们在追求物质财富的同时,也更多注重精神富足。这对于文化创意等产业来说,是莫大的机会。市场井喷。蛋糕足够大,不存在谁垄断市场一说。竞争能够促进相互成长,出类拔萃需要更大能耐。但“强者更强”的规律没有变。

然而,没有谁能准确预知未来。多数站在十年正中间的2003年继往开来的商人,都会发出两声嚎叫,一为超高利润率的一去不复返,二为正蜂拥而来的行业新竞争者,前一声嚎叫充斥惋惜,后一声嚎叫带有担忧。

徐忠是个例外中的例外。他回到了原点。但没有胆怯。而面对下一步的发力,他一样没有着急。他做的一件事出人意料地是——看书。因为决定要离开深圳,到太太的老家重庆打拼。他掷下逾五万元,几乎将深圳大小书店里的所有关于创意产业的图书买空,携书飞至重庆。

“直到现在我公司还保持着的最大特点是,”徐忠比划着说:“一张十几米长两米宽的厚厚的玻璃桌上,堆满过去和时下的各类创意书,客户谈生意前,一般都会先在这里翻书。过一会儿交谈开始,我不谈商业,先谈理念,理念合我们就接,不合我们再沟通。”

想法和理念是徐忠最注重的东西,他认为摄影作品与一般产品不同的是,背后体现的乃思想和涵养。他因常拒绝客户而被人称为“挑剔的老板”。然而正是因为这种不唯利的作法,赢得了更多的赞赏。

他旗下的安琪尔摄影,从2003年到2005年间就开了五家分店。随着员工数量的增加,徐忠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他可以称之为一个褒义的“摄影匠”或者他曾提早理直气壮的“摄影师”了,但是他不是一个好的总裁。

一次他接到一位客户的投诉,称影楼服务差。徐忠亲自上门给客户道歉沟通。客户看徐态度诚恳,便给其推荐《水煮三国》一书,并提醒他管理必须跟得上,否则企业会遇到“看不见的桎梏”。

在重庆期间徐忠还曾“不务正业”做过餐饮生意。他想把川菜拿到武汉去做,跟朋友开了一个川菜馆,没想到这一合伙人做假账报销,将资金抽出来自己开店,并将徐忠从重庆带过去的师傅、技术全部挖了过去。

祸不单行,这时候摄影行业巨头金夫人推出儿童摄影服务。接二连三的倒霉事使打败了徐忠的自信。他开始怀疑自己,开始审视自己的软肋。

“视野狭窄,格局太小”,这是徐忠的自嘲。他决定进一步“修炼”,一为个人,二为企业管理。从2008年开始,他慢慢将自己从公司具体的业务中抽离出来,一是他利用这些时间到高校去充电,二是他真正意识到“舵手”的使命乃掌控好船的行驶方向。

徐忠先是到中国人民大学读MBA,而后到重庆大学读国学班,然后又念哲学博士,2013年的计划是去读心理学博士。他担心企业内部步调和理念步调不一致,于是又频繁将高管送去高校进修,读MBA课程等。

许多商人去上这些课程是为了“混圈子”,而于徐忠而言,最近五年他的“求学之旅”,不但使他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嗜学分子”,更使他继当年到武汉大学之后,完成了灵魂的又一次蜕变。

十年,再启程

徐忠学习有个习惯,喜欢一边吸收知识一边把自己的理解写下来。当听完一节课、读完一本书或谈完一次天,他的思考就全部跃然纸上。将知识全部转化为可供自己运用的内生性内容,渐渐就演变成为徐氏生活智慧。

这些年来,徐忠感悟最大的是把管理理解为一种行为艺术。他现在的管理思路是先建构架,然后分责任,“让别人按责任去做,要耐心让别人理解自己的管理思维。”

徐忠学会了和自己磋商,结果是企业越做越大。2011年11月,重庆安琪尔和广州QQBABY两家儿童摄影行业龙头合并,徐忠为大股东,占40%股份。

现在他长驻广州,重庆的业务交给了一个在台湾做了十几年影楼的人负责。深谙“减法生存”哲学的徐忠前后只跟他谈了两次话,“我看重他‘二传手’的位置做得好。我的球踢给他,他可以很快并准确无误地传给别人,并敦促大伙儿把事情做漂亮。”

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同远集团有进一步扩张的打算,仍以收购方式为主。

但在并购步伐开始前,他最大的愿景是将“广州模式”和“重庆模式”做到极致并相互交融。于2012年底在广州开设七百多平米、两层殿堂式设计的 “云端店”之前,QQbaby已有12家中端门店,占有广州儿童摄影市场的最大份额,同远集团提供给记者的熟客回头率数据是80%。

对家庭进行调研和访问,并对儿童身高、体型、肤色、性格特征等信息和数据进行分析,之后设计场景,制作拍摄脚本,这是中国儿童摄影行业尚属首创。徐忠称对有高消费能力的客户推超级个性化定制服务,云端店的商业模式或能较快向市场铺开。

而有行业观察者称,徐忠正在尝试的其实是“大数据模式”。“大数据”是近来一个前沿概念,被誉为“大数据时代预言家”的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称大数据的核心是预测,“(大数据)已经成为了新发明和新服务的源泉,并将为人类的生活创造前所未有的可量化的维度。”

而基于大数据的精细的个性化营销开始成为国内外一些嗅觉灵敏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这一竞争力需要两个基本层面的支持:第一,海量的数据能够通过有效的算法得出有价值的结果;第二,有价值的结果能够直接地、有针对性地找到消费者。”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苏萌称。

从拍摄模式来说,重庆安琪尔使用的是“中央厨房模式”,一个派出中心加多个旗舰店配套,而广州Qqbaby是“前店后棚”的传统摄影棚模式。徐忠准备将两种模式融合,以中央厨房为基础加入云端店,这样更符合未来的消费趋势。“广州的云端店已经成为广州的名人消费地之一,这个模式下一步会很快复制到重庆及其他城市。”他说。

徐忠的微博和微信名称一度用“十年”一词,错以纪念他2003年他的人生从高潮瞬间跌和低谷的戏剧性至今已十年。十年间他和所谓的命运较劲,不是他赢了命运,而是他读懂了自己。2003年春节前夕同远集团的年会上,他少有的一副西装革履打扮,“再创业的序幕拉开了,”他的脸上写满轻松,“未来同远集团将是一个儿童精致生活体验馆的连锁品牌。”

关键词:徐忠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方式|招聘信息|版权声明|网站地图|设为首页